不说视觉,只说纠结

昨天看《我不是潘金莲》,领导开会前会务人员用棉线把桌上的茶杯摆成绝对直线。对此,我是切身体会过的。春天连队去种树,挖坑讲究四四方方,用尖锹挖深挖大,换平头锹一点点修。连队干部有时会评出挖得最漂亮的坑。很多人真的已经忘了,不管什么形状的坑,树苗埋进去都一样。我隐藏着自己心中的鄙夷,接受这里的荒诞逻辑——坑挖得漂亮=作风硬。还有其他一些诸如叠被子之类的事情,让我体会到了王小波描写的插队生活中的荒诞感。

时至今日,每当我提到部队,吐槽总是在先。那是我自己人生中的两年,我想要对宝贵的时间负责,想弄明白我在做什么。如果别人跟我说部队的贪腐黑暗、官僚主义、战斗力低下,我会告诉他更多,但是如果他问我为什么要浪费两年青春在那里,我会强烈抵触。 时代发展,以报效国家为目的参军入伍的人几乎绝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打算,就像石油公司钻研页岩气技术并不是为了早日把士兵从战场拉回家乡,士兵既不会为了伊拉克的石油也不会为了成为英雄便冒死冲上战场。有的人为了逃避刑责,有的人为了供养家庭,中国的兵蛋子很多是读书读不下去了,中国的军官,也许是为了走一条不愁吃穿的职业道路。可终究去往伊拉克战场面对枪林弹雨的是这些人,九八年抗洪救灾冒着生命危险堵洪水的是这些人。无论你有什么信仰有什么主义,懂多少士兵不懂的道理,也一定要表达足够的尊重。美伊战争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抗美援朝不论有何内幕,士兵并没有抱着这个目的、知道这些内幕。士兵自己也许会有看法,也许有机会做出选择,但是圣母婊也别急着贩售自己那一套。“石油?好像只有你知道似的。” 美国在面子上还是很崇尚军人的,把战争英雄拉回来各种捧各种秀,火热的拉拉队员热切地向英雄张开大腿。可是涉及到利益的时候,富翁也捂紧荷包。更有一些人,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美女在意的也并不是人,而是受勋的英雄,甚至只是勋章。比利林恩说我活在战场中,他们对战场各有各的理解。这些理解来自国家宣传,来自《士兵突击》,来自《真正男子汉》。B班最后钻进加长悍马,说赶紧回到战场,那里更安全,这几场秀参加下来,把他们都给整懵逼了。《拆弹部队》男主选择回去,是认为那里需要自己,是个人英雄主义;比利林恩选择回去,却是因为这里不需要他们,或者说只需要他们参加几个秀而已,拉拉队员也只是秀的一部分。就这么悲哀。 我去部队之前,女朋友的社科类选修课上,老师让写一篇以“手机”为主题的文章,我代笔帮她写的,把手机上的拍照、音乐、游戏等功能大加批驳,说它们占据了人们的正常生活。那时候是2008年,大屏智能机还未出现。两年后,我从部队回来,与已经分了手的她一起乘地铁,她掏出一个大屏的摩托罗拉还是三星,划着屏幕玩《水果忍者》和《愤怒的小鸟》,把我给惊呆了。 本以为会是一部肠子、脑浆涂一地的战争大片,表现战争残酷,表达反战的主旨。(事先连故事梗概都没看)。喜出望外的是这片子一点都不宏大,最残酷的一幕是圣战分子被点五机枪打成一团血雾,没有战争片里常见的,比如撕开范迪塞尔的衣服看伤口汩汩淌血,比如特写比利林恩的刀刃一点点刻进敌人的脖子。表达得很克制。但是另一方面,水泥管道里的肉搏过程,却又让我胸闷想站起来。可能因为我以前有过打架时被比我重一个吨位的人压在地上难以翻身的体验,更何况他们在狭窄的管道里,生死一线。不仅是这些场景,全片的观影过程都是拧巴、压抑的,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李安的片子也大多很拧巴。 一个娱乐至死的社会对战争英雄们狂欢消费之后,人群很快便会散去,如同三流舞者被套上蹩脚的演出服,跳完发现台下空空如也。士兵们穿着礼服和迷彩,秀完以后只有尴尬、不知所措,也没人会给他们留着一套西装,一个体面的工作,一个温暖的家庭。比利林恩重返战场,不是选择了命运,而是不得不面对命运的选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坝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加拿大pc幸运28预测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说视觉,只说纠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