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高悬的风景线 谁是谁的周杰伦 鬼鬼

沈菲从机房练完打字出来,回了白色的卧室。鬼鬼、姜薇、于崇宇和黄楠又在打扑克,她进来之后大家的笑容有点怪怪的。“干什么看着我笑?说!怎么了?”沈菲掐着鬼鬼脖子问着。鬼鬼左手举着牌往上指了指,沈菲放开她往上看了看。上边是晾衣绳,怎么了?几个人的毛巾、袜子和衣服。还有一条有花朵的橘色内裤。黄楠笑着眨眼睛说:“这是你们屋子的风景线啊,我们都爱来。”在一旁的于崇宇也笑趴下了。“有什么好看!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给挖出来!气死我了。谁让你们乱跑女生寝室的,还好意思笑?”沈菲的小脸白一阵红一阵。她跳起来把内裤扯下来塞到自己的被子底下,匆匆跑出了门。唉!风景线?他们笑的是沈菲的内裤。一头撞上一个人,沈菲忙着道歉,抬头一看,是兔爷赵子云。“小……小心点,沈菲。没撞……痛你吧?”赵子云露出两颗兔子牙,配上他宽大肥沃的脸蛋。好像动画片里的大松鼠。“没事!没事!”沈菲微笑着回答。这时候木桦绕过占了半个走廊宽的赵子云,从她身边经过。他看了沈菲一眼,然后安静地走过去。沈菲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在吃醋吧?如果真是那样,不正表示他对自己有意思嘛。沈菲在心底偷笑着。业务课上,卡通娃娃随便挑出两组,让坐大对角的两个人模拟对话,沈菲数了数,她正巧和于崇宇做对话。“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沈菲的问话热情有礼,温文尔雅。“小姐,我手机掉河里了!”于崇宇摇晃着身子说着。此话一出口,大家哄堂大笑,卡通娃娃笑得爬到桌子底下去了。沈菲一看这架势,明摆着是挑衅嘛。她有点哆嗦,不是气的,而是笑的,但是没敢笑出来。前两天似乎卡通娃娃说过手机进水的处理方法,但是话跑于崇宇嘴里就成掉河里了。不能笑不能笑!沈菲憋了半天,看大家笑得不太厉害的时候,她开始说话:“先生您别着急,请问您捞上来了吗?”话冒出来才发现这个话说得不对呀。刚刚平息的课堂气氛又炸开了,这次大家笑得更厉害了。沈菲想了想话锋一转又开始说:“先生,如果您没捞上来,我劝您还是别捞了……”话没说完又被笑声打断了。沈菲看着大家笑得太厉害了,又看了看于崇宇,他也笑趴在桌子上了。“我劝您还是别捞了,能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您捞上来了,先别开机,容易短路。您先用吹风机吹一下,如果能用您就用,如果不能用您也最好别修了,进水修理的返修率高,而且费用比较贵,您还是更换新机更划算。不如给小孩子当玩具。”沈菲忍着笑,炒豆子似的说完这堆话,很顺利解决完了问题,然后自己也趴在桌子上笑了半天才缓过来。培训室里一张张肌肉酸痛的脸上,竟然有挂着几滴眼泪的,笑过头了。卡通娃娃说:“以后在线上可千万别用这种搞笑的语气,幽默是要的,但是要适度。这种突发事件也很多,什么人都能遇到,要用自己的智慧巧妙地引导客户更好地使用我们的产品,享受我们的服务。”轮到赵子云和端木靖蓉一组做练习,赵子云站起来有些发窘,他憋了半天没开口。卡通娃娃冲他笑笑说:“说吧,没关系的!勇敢点!”“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赵子云红着脸吐出一句。大家全笑了。“您好,我想问一下,我刚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没有来电显示,是不是坏了呀?”端木靖蓉笑着对赵子云娇声娇气地提问。这是个简单的问题,算是没有难为赵子云。“请……请问小姐贵……姓?”赵子云仍蚊子似的说着。“哎?我问你问题你问我姓什么干吗呀,你是不是想请人家吃饭呀?”端木靖蓉的声音好像是捏着嗓子发出来的。“抱……歉,让您误……误会了,请教您姓……氏,方便我……称呼您,这也是我……对您的尊敬。”赵子云解释着。“哦,这么回事,我姓端木,先生贵性?”“很抱……抱歉除了业……务问题,我……不能回答您……这个私……私人问题。”“好了,那你快点告诉我,是不是我手机坏了?”端木靖蓉装出着急的语气。“好了!暂停!”卡通娃娃飞快地写了一张字条走过来,递给赵子云。赵子云看了看,挠挠头,在字条下边写了几个字,然后递还给卡通娃娃。卡通娃娃看完冲他点点头,然后让他坐下了。“哎,你说赵子云和卡通娃娃他们写的什么啊?”鬼鬼躺在自己的床上嘟囔着。“不清楚!不过卡通娃娃竟然没有发火,相信是挺有分量的字吧。”沈菲猜测着。“我知道!”姜薇神秘地说。“你知道?说!”鬼鬼着急地问。“卡通娃娃写的是问赵子云怎么通过蓝骋公司的招聘面试的。赵子云就写了几个字:我叔叔叫赵蓝骋。”“赵蓝骋?蓝骋公司老总啊?怪不得!我还奇怪他当初是怎么混进咱们的队伍的呢。”鬼鬼大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沈菲点点头。第二天的培训课上,卡通娃娃宣布考试两次后会有一批人提前上线。首要条件就是两次考试都要在95分以上。听了这个消息,整个培训室里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沈菲、鬼鬼、姜薇、于崇宇他们几个一点也不发愁,因为他们根本没打算要做这份工作,只是偷着出来玩的。所以和别的人一比,他们明显乐观不少。尽管这样,沈菲还是决定要好好学学业务知识,她不允许自己落后。宿舍里扑克声和欢笑声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死气沉沉的背书声,匆匆忙忙地洗漱吃饭,越来越少的睡眠。这似乎不是好现象,大家压力太大,培训课上气氛也不活跃了,整天愁眉苦脸的。张茁壮有点着急,这样下去不行的。那天在学习完业务知识后,卡通娃娃把黄楠叫到前边讲台上,请他唱歌给大家听。他帅气的脸上堆满了笑,很快就把大家带到了梦幻里。悠扬的歌声在培训室里飘荡着,一直飘,钻出了窗子,在蓝天白云间徜徉。从那以后每天都会有同学被提上去表演个节目。唱歌、跳舞、即兴小品,有意思极了。一次,有一首歌被黄楠不小心唱错词:“我要你看着我,陪着那海龟水中游!”大家笑了好几天。可怜的张茁壮和陈苹经理也被提到前边唱过歌,一向都绷着脸孔的张茁壮被大家推上台去,那无奈的样子真是好笑。那段时间过得很快乐,沈菲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木桦也总是上去唱歌。他是为我一个人唱的,沈菲自私地想着。虽然她有时候也很苦恼,因为经常能从李玉的嘴里听到木桦的名字。木桦对李玉完全冷漠,可李玉和赵子云是一个型号的——执著型的!她总是在培训课上小声地对着木桦自言自语。常被卡通娃娃点名,也不悔改。又是午饭时间了,今天的酱爆鸡丁做得还不错,于崇宇跑到鬼鬼他们组来吃饭。张茁壮对大家吃饭的排座问题,已经管得不是太严了。于崇宇坐在鬼鬼和端木靖蓉中间,端木靖蓉冲他微笑着,把自己饭盒里的鸡丁都挑出来夹到于崇宇的饭盒里。鬼鬼低着头猛吃。于崇宇笑着歪头对鬼鬼说:“美女,别只顾猛吃。讲个笑话助一下消化。”“不太好吧,吃饭的时候不能笑,有害身体健康的。”鬼鬼酸酸地说。“别那么多废话,快讲!我要多吃,一会儿再盛一碗去。”于崇宇夸张的大饭盒里饭菜满满地晃荡着。“好的,我讲了,在座的没意见吧?”鬼鬼笑着征求大家的意见,见大家都点头表示想听。鬼鬼便不客气了,把自己的饭盒推到一边,开始酝酿感情。大家吞咽着食物,只见鬼鬼一本正经地说:“一男子见一家商店大减价,便走了进去说要买狗粮。售货员说要他必须能证明有狗才能卖给他。男子与售货员磨了半天,最后只好回家把狗带来,才买到了狗粮。过了几天,男子又去这家商店买猫粮。还是那个售货员,男子又与她磨蹭了半天,结果还是不得不回家把猫带来,才买到了猫粮。又过了几天,男子抱着挖有一个洞的大纸箱来到那家商店。还是那个售货员问:‘您买些什么?’男子说:‘你把手伸进去就知道啦。’售货员把手伸了进去:‘是什么呀?黏乎乎的。’男子一脸的无辜说:‘我想买两卷手纸。’”故事一讲完,大家都使劲皱着眉头,端木靖蓉捂着嘴尖声地说:“哎呀!你不要再说了!”于崇宇夸张地往嘴里扒拉一口饭菜后大吼一声:“我忍!忍了!”鬼鬼对于崇宇吐了吐舌头,又对大家说:“有一天咱们组长和这个大高个儿,他叫于崇宇是吧?对,组长和于崇宇坐飞机,于崇宇晕机,不停呕吐。吐了整整一口袋。组长只好去找袋子,等他回来时,发觉全机人都在不停呕吐。他问于崇宇原因,于崇宇说:‘我看到这只袋子也吐满了,只好又喝进去了半袋。’嘿嘿!”她歪头冲于崇宇挑衅着。于崇宇和组长还有两个男生端着饭盒跑了,端木靖蓉在一旁皱着眉头做呕吐状,请求她以后不要在饭桌上讲这种故事了。鬼鬼笑了笑,往后推开椅子跑到于崇宇逃到的那一组饭桌上小声说着:“帅哥啊,你不是还要再来一碗吗?我跟你说,这个饭不能剩的,************啊,没饭吃,抠出来的鼻屎从来不扔的!”结果鬼鬼被“踹”了回来,从那以后鬼鬼那组的饭桌上的人就少得可怜,座位一点都不挤了。不知情的张茁壮每顿都来她们这组吃饭,豆沙包之类的饭她们这组总是会剩下不少,都被组长装回去当夜宵了。张茁壮说这个食堂以前是每周开卡车出去采购一次蔬菜,自从大家来了之后他们每天都会拉回一卡车。听着张茁壮瞪着眼睛讲这话的时候,大家都愣了,之后是爆笑声。怪不得后来的菜都新鲜多了,再没吃到牙签似的豇豆了。食堂的师傅们每天变着法儿地给大家换口味,有一次连科长都请出来了,一起给大家包了好多水饺。水饺沈菲不喜欢,但是她挺感动的,打饭的师傅们对大家一直不错的。晚自习后的小聚会越来越频繁,总部就在沈菲她们寝室。每天都会过来一大伙人在这里聊天,天文地理无所不侃。这一天,沈菲抱着被子呼呼大睡的时候,又推门进来一堆人,热热闹闹的气氛把沈菲从梦境中拉了回来,她揉揉惺忪的睡眼,翻身起来半披着被子,靠在身后的墙上。等她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吓得张大了嘴。每个床上都坐满了人,男男女女吃着零食嘻嘻哈哈的。自己的床上也坐着三个大高个儿,沈菲推了推挡住自己视线的赵子云。真是恐怖,自己睡得真像只小猪,来了这么多人竟然才发现。沈菲靠着墙犯着迷糊,大家把注意力都转向她这里了,赵子云对她嘿嘿笑了起来:“你睡……睡醒啦?”不知是谁泄露出赵子云是老总的侄子之后,他就特别受欢迎。谁对他都是笑眯眯的。因此笑容总是挂在赵子云脸上。这时候黄楠提到了“风景线”的事。沈菲把赵子云推到一边去爬下床,她胡乱地穿上拖鞋。扯了条卫生纸,大声警告黄楠不许走漏风声!然后打开门直奔厕所跑去了。咣当一声,甩在身后的是一屋子的笑声。从厕所回来,沈菲没有回自己的宿舍。她到木桦宿舍门口去晃了晃,木桦不在,宿舍里空荡荡的。沈菲看看左右,钻了进去。木桦的床上很整齐,被子叠得四四方方,东西放得规规矩矩。沈菲笑笑。看到盆里有一件木桦的黑外套。她提了一袋洗衣粉,端着盆迅速奔到水房。水冰凉刺骨,但是沈菲仍洗得很开心。她偷着跑回木桦宿舍,找晾衣架把衣服挂了起来,然后搓搓冰凉的手,很满意地离开了。赵子云每天傍晚定时给沈菲发短信。第一天是“530”,第二天是“520”,第三天是“5201314”,鬼鬼每天在傍晚的那段时间就盯着沈菲的手机,赵子云的短信持续了很久。“多……多浪……漫啊……”鬼鬼躺在床上打趣沈菲。“哎呀!我都快烦死了!”“我看你是幸福死了吧?”“你才是!我看黄楠对你别有用心!你没看出来?于崇宇和他都开始较劲啦!两个男生为你较劲。你不幸福啊?”沈菲笑着说。“是谁天天跑到男生宿舍偷人家衣服洗啊,被抓住了都还不悔改!”鬼鬼咯咯地笑着。“哎呀!我看你还敢胡说!”沈菲爬到鬼鬼的床上,两个女孩笑闹起来。姜薇也跳上来,压在她们两个人身上说:“你们两个都重色轻友!你们俩最近都不关心我啦!”沈菲和鬼鬼在床上连呼救命:“哎呀!姜薇,你该减肥啦……”

本文由加拿大pc幸运28预测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 高悬的风景线 谁是谁的周杰伦 鬼鬼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