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第四十八节 梦想与疯狂 周梅森

和裴小军一起,到宁川路机检查工作,是周一例会上定下的。宁川路机合并林业机械上市后,筹资近四十亿元,发展势头迅猛。道路机械和林业机械的整机产能都在紧张扩张之中,销售订单排到了明年。据主持工作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范桐城最近汇报,其中期业绩每股四角八分,全年有望达到甚至突破一元。当然,和北方重工还是没法比,北方重工主营利润就会突破两元,加上投资收入,全年起码三元。但因为宁川路机是新股,流通盘只有一亿八千万,市场有送转股的良好预期,股价走势一直坚挺,昨天已随大盘冲上了五十元高位。周二一上班,裴小军就来了个电话催促,杨老师,走吧,宁川的开路!我已在楼下恭候您的大驾了。杨柳说,好,好,小裴,我这就下来了。说罢,放下电话,把桌上几份要批的报告批了,这才下了楼。在集团大楼门厅前上车时,裴小军没上自己的车,笑眯眯地挤进了他的车,说是一路上得和杨老师聊聊天。杨柳心情不错,也想和裴小军聊,便对裴小军说,小裴,知道么?昨天收盘,我们北方重工的股价历史上头一次超过了北柴集团。而且,是香港和内地的双超啊!裴小军马上接过话头,是啊,在香港,我们收报四十一港元,北柴暴跌百分之十一,收报不到四十港元;在深沪,我们收报六十二元,北柴大跌百分之八,收报五十七元零四分。还有宁川路机,昨收报五十元六角。杨柳亲切地拍了拍裴小军肩头,嘿,你这个小裴,还都知道嘛!裴小军得意洋洋,杨老师,我是您手下第一打工崽,不知道这些还成?又说,还有您不知道的呢!北柴为啥这么大跌?不仅是《人民证券》上的文章,是出了大事。正大重机发生流血冲突,造成两人死亡、四十九人受伤,一位叫汤家和的腐败副省长也吓得逃到了境外。杨柳很惊讶,这些情况属实么?哪儿来的消息?K省还是北京?裴小军道,K省新书记王汝成的大秘向我透露的。说王汝成当晚就召开了紧急常委会,对这一事件做了重要指示,指出:这是一起腐败和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典型案例,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高度重视。杨柳知道,裴小军说的王汝成,曾任汉江省委常委兼宁川市委书记,是赵安邦当年从宁川市一手提起来的。前些年调到西南某省做了几年省长,上个月刚调任K省任省委书记。汤家和他却从没听说过。裴小军又说,王汝成在会上提了几个问题让常委们思考:正大重机老员工上访告任延安和汤家和,为啥没人理睬?对汤家和的告状信和举报材料厚达两尺,为啥就是告不倒他?反而让他在中央准备采取措施前及时逃了?北柴集团一位高管的年薪等于普通劳动者几百年的总收入合理吗?这种日趋尖锐的贫富利益冲突,如何在市场化条件下解决,以保持社会的稳定与和谐?向正大重机派防暴警察是哪一级批准的?是滥用了警力,还是警力使用过度?王汝成还把汤家和留给他的信让常委传阅了,发了大脾气。说他见过腐败分子,却从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腐败分子!竟然还在信中给他提了十条改革建议……杨柳只关心北柴集团和孙和平,打断裴小军的话头问,小裴,这么说,北柴集团麻烦不小啊?会不会把任延安和孙和平都牵连进去?裴小军说,可能性很大!起码任延安跑不了,老员工们一直告的就是他和汤家和嘛!又说,现在的王汝成,很像当年的赵安邦啊……杨柳是汉江土生土长的干部,对王汝成比较了解,说,小裴,这你说错了,王汝成哪像赵安邦啊?像赵安邦的是钱惠人!如果钱惠人当年不是因为腐败进去了,现在K省省委书记没准就是钱惠人。王汝成说见过的腐败干部,我估计就是指钱惠人吧?他们一起搭过班子!裴小军争辩道,哎,哎,杨老师,你咋忘了与时俱进啊?当年王汝成在啥位置上?现在在啥位置上?人家现在是省委书记,封疆大吏啊,想没气魄都不成!我看,孙和平麻烦大了,搞不好当年正大重机对北柴的转让会被宣布无效。对了,咱那三千多万股北柴卖了吗?杨柳笑道,一直在卖着,马义提醒过我。上周末看了《人民证券》后,昨天一开盘,就把余下的全卖了,搞得北柴一度跌停板啊。正说到这里,裴小军的手机响了。裴小军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笑了,是孙和平!说罢,做了个鬼脸,接起了电话。哦,孙老师啊,咋这时想起找我了?也不知孙和平在电话里说了些啥,反正是说了好半天。裴小军听后道,孙老师,这不大好办啊!我们杨主席要知道我为你们帮这种忙,还不得把我拉出去就地正法呀!你记着啊,我现在不是平州的副市长了,是杨柳主席领导下的第一打工崽。孙和平那边又说了半天。裴小军似乎很无奈,好,好,我承认马义是我们的独董,我向杨主席汇报一下,看看能否请杨主席出面,找马义谈一谈。合上手机,裴小军汇报说,杨老师,孙和平说了两件事:一、希望我随他到K省去一趟,向王汝成书记做一次汇报,我一口回绝了。杨柳一脸不屑,不知这猴是咋想的,还当你在平州做副市长啊!裴小军说,就是!又说,不过,杨老师,作家马义现在可是咱们的独立董事啊,这么写文章挑战北柴,似乎有失正常的游戏规则……杨柳没当回事,作家有创作自由,你我管得了吗?小裴,我把话说清楚,我可不找马义谈啊!想找马义你去找吧,我给你他的电话。裴小军仍想说服他,杨老师,创作上的事,咱当然不能管,也管不了,可马义的《蚂蚁在怒吼》,是小说还是散文?分明剑挑北柴嘛!杨柳不悦地说,马义也剑挑过我和北重呢,我照请他来当独董!裴小军笑了笑,杨老师,你气魄气量都比孙和平大嘛!可这一次……哎,我咋听说,我们还突然在《人民证券》做了二十万广告?杨柳真不高兴了,脸一拉,不能做广告啊?我们一年广告支出上千万!为啥不能在《人民证券》上做区区二十万广告?哦,我批的!裴小军顽强得很,杨老师,别管谁批的都不好!我们在背后支持马义和《人民证券》这么干,不是正当的市场竞争,又捅了这么大娄子。孙和平让我们做做马义的工作也应该,不行就我出面找马义吧!杨柳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哼了一声,好啊,看马义会听你的吧!裴小军语调不高,但态度坚决,不听也行,他这独董就别干了!杨柳心里不由得一惊:这位权贵子弟,到底现出真容了!细节决定成败,这件小事上的细节,让他一眼看透了裴小军恭敬后面的强硬。裴小军算啥东西?不就是省委任命的集团总裁吗?在两个上市公司都还没兼职,凭啥拿下马义的独立董事?于是,压着火气,语调平淡地说,可以啊!不过,让马义滚蛋,得走正常程序。首先,我向北方重工董事会提出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然后,提名你任新董事长,主持新一届董事会的工作。我的辞职和对你的提名,如果获得股东大会通过,你如愿出任了新董事长,裴总,你就可以赶走马义了!裴小军微笑着听罢,一脸恳切地说,杨老师,幸亏我已向您声明过,除了集团总裁这一职务,决不在上市公司兼职,否则,您真会以为我手伸得很长呢!杨老师,我这是为了工作!不错,北柴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该竞争的,双方就正当竞争嘛!但不能不择手段啊……杨柳道,孙和平承诺高薪,拉王小飞过去,他是正当竞争么?裴小军说,这当然也不是!可孙和平不是已经承诺放弃了么?杨柳冷笑,裴总,也就你相信吧,反正我不信,你等着瞧好了!裴小军语气益发诚恳,好,杨老师,这事我们可以等着瞧,也许是我错了。但今天您为我随口而出的一句话,犯得着动气么?您有必要这么认真,想这么多吗?马义这个独董是您和董事会请的,没您的认可,谁敢动他啊?谁又动得了他?您要这么认真,只有我辞职了。杨柳心里想,我若不认真,你小家伙就不是随口一说了!嘴上却道,你既然这样坚持,我就抽空找马义谈谈吧,他听不听可不知道!裴小军笑了,好,好,杨老师,只要你出面谈了就成!又说,哎,对了,咱二十万广告的事可千万别传出去,广告最好也晚点儿再发!杨柳说,谁会传啊?要传也只有你去传,孙和平是你孙老师嘛!裴小军夸张地叫了起来,哟,杨老师,你还怀疑我里通外国啊?!杨柳故意说,小裴,别说你,连我都有里通外国的可能,现在这社会,有奶就是娘嘛!像王小飞,不就里通外国,和北柴勾搭上了么?裴小军突然想了起来,对了,杨老师,咱也别光看到孙和平的猴窝着火给咱带来的好机会,也得看到消极影响,对咱不利的地方!这倒是杨柳没想到的,消极影响?还不利?小裴,你倒说说看!裴小军说,杨老师,您想啊,王汝成和赵安邦是啥关系?他们能不通气么?若赵安邦知道正大重机闹了这么一出,对我们的激励计划就有影响了。王汝成不是提了么?一位高管的年薪等于普通劳动者几百年的总收入是否合理?当然,我们的方案照做,但期望值不能高了。裴小军就是敏感啊,竟从孙和平和北柴的危机中看到了这种不利影响。不利影响肯定存在,今天的赵安邦已不是过去的赵安邦了,才不会为这种风险承担责任哩!于是便道,不行就放放吧!反正已经搞晚了。北柴是在熊市中搞的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成本都很低。现在是牛市,股票价格炒得太高了,我们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没多少意义!裴小军想了想,说,这倒也是!要不就分两步走吧,先把高管的年薪提上来再说。比如您吧,既然北方重工董事会的薪酬委员会给您定了八百多万的年薪,您就拿着嘛!杨老师,我争取帮您拿到手……杨柳忙摆手,别,别,小裴!你真这么做,就是陷我于不义!裴小军直叫,看看,你看看,都提到不义了!让我咋办才好?杨柳也不知咋办才好。在JOP拿这八百万,甚至一千万都名正言顺,没人敢说半个不字。而在北重集团,他就是拿三百万,底下的员工也会议论纷纷,说他长了几倍的工资。更别说还有裴小军的低薪做陪衬。裴小军这么做,就是为他挖坑,准备埋他。当然,他也可以考虑先把这份高年薪拿到手,在裴小军下手埋他之前,及时跳槽……这时,裴小军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哎,杨老师,咋不说话了?杨柳这才叹息说,这事算了,还是接受正大重机的教训吧!

本文由加拿大pc幸运28预测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下卷 第四十八节 梦想与疯狂 周梅森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